bokee.net

高校教师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中年的沧桑

中年的沧桑

——读刘过《唐多令》

 
芦叶满汀洲,寒沙带浅流。二十年重过南楼。柳下系船犹未稳,能几日,又中秋。
黄鹤断矶头,故人曾到否?旧江山浑是新愁。欲买桂花同载酒,终不似,少年游。
 
    刘过(1154-1206),字改之,号龙洲道人,吉州太和(今江西泰和)人。宋宁宗(赵扩,11951224年在位)时曾为辛弃疾幕僚,常以词相唱和。有《龙洲集》。南宋闽人黄昇论刘过:“改之稼轩之客,词多壮语,盖学稼轩者也。”(《花庵词选》)陶九成(陶宗仪)论刘过:“改之造词,赡逸有思致。”(《南村辍耕录》)以刘过这首《唐多令》(又名《糖多令》)来看,陶九成的见解更符合。
此词前有小序:安远楼小集,侑觞歌板之姬黄其姓者,乞词于龙洲道人,为赋此《唐多令》。同柳阜之、刘去非、石民瞻、周嘉仲、陈孟参、孟容。时八月五日也。
刘过是辛派词人中颇有个性的一个,且在辛派词人中占有比较重要的地位。他的词的重要性表现在不仅具有豪放恣肆之精神,更有婉约深挚的情感。而这也正是辛弃疾不少词的特点。刘熙载论刘过说:“刘改之词,狂逸之中自饶俊致,虽沉着不及稼轩,足以自成一家。”这个论断也是破中肯綮的。
“安远楼”就是“南楼”,在武昌黄鹄山上。黄鹄山又名黄鹤山,即今武汉的蛇山。其西北有黄鹄矶。刘过此词中的“黄鹤断矶头”写的就是“黄鹄矶”。“安远楼”建于宋孝宗淳熙十三年(1186)。姜夔《翠楼吟》小序说:“淳熙丙午冬,武昌安远楼成,与刘去非诸友落之,度曲见志。予去武昌十年,故人有泊舟鹦鹉洲者,闻小姬歌此词,问之,颇能道其事,还吴为予言之。兴怀昔游,且伤今之离索也。”
细读《唐多令》,感觉到的是一种深深的中年的沧桑。
词的上片主要是登高临远的所见所感。12句借景抒情,“芦叶满汀洲,寒沙带浅流。”描绘了一幅悲秋景象,同时也是词人沧桑心情的精确刻画。“满”字写出了枯萎的芦叶遍布整个的“汀洲”,也写出了作者形同枯干的芦叶的萧瑟之情;而“寒”字写出了秋天长江之水的萧索,也写出了作者站在安远楼上俯瞰长江之感。从中可以感受刘过当时登临安远楼时的心情是何等地沧桑凄凉。这是历尽艰辛后的沧桑,也是历尽沧桑后的凄凉。
人们不禁要问,作者这种沧桑感凄凉感是因为什么而起来的。
接着,作者写道“二十年重过南楼”。原来,这是作者二十年后重新登临安远楼。因为安远楼是1186年建成的,刘过在安远楼建成不久即登临过此楼,那么,二十年后即是1206年,而刘过正好于这一年去世,时年52岁。当然,这里写“二十年”也可能是虚写。无论如何,二十年都不是个短暂的时间,尤其是对于深受时间限制的个体来说更是如此。二十年弹指一挥间,其中蕴含着作者的深沉感慨。所谓“物是人非”——然而更多是“物非人非”, 二十年,一切都改变了,包括安远楼,包括作者自己,哪一个能保持二十年不变呢?更何况,作者重游安远楼时,正值韩侂胄草率伐金,国事日迫,刘过虽是一介布衣,但关心国事,南宋朝廷的薄暮情景,不正和眼前的凄凉秋景一样使人忧愁吗?
    “柳下系船犹未稳,能几日,又中秋。”这三句写时光流逝,一晃又要到中秋佳节。作者重过南楼(即安远楼),此番心情已经与二十年前有许多的不同,不仅仅是自己年岁已过知命,更重要的是内心的豪情早已不如当年。“能几日,又中秋”不仅写出时光飞逝,更重要的是写出了一种无奈。因为“又中秋”三个字包含了作者并不因为中秋的到来而高兴,反而有不愿中秋的到来的意味。尤其是“又”字,真是别有一番滋味。悲秋的情绪一定深深地感染了他,不仅悲眼前所见之秋景,也悲自己哀凉多舛的命运,还悲日渐危迫的国势。
词的下片抒发作者的深沉感慨。“黄鹤断矶头,故人曾到否?”既写物,又写人,但无一不含有凄凉伤感意味。“黄鹤断矶头”可以说是写实景,也是“黄鹤矶头断”的倒装。有人说是运用了崔颢的《黄鹤楼》诗句“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。”我想以刘过的才华,黄鹤楼的典故还是知道的,又何必套用崔颢的诗句呢?“黄鹤断矶头”不过是刘过在南楼上看到的景象,因为这个情景作者二十年前来这里游玩时也曾见到;所以,由眼前看到旧时情景,想起故人就很正常了,于是有下句“故人曾到否?”作者睹物思人,想起过去同在一起游玩的朋友,亦有“物非人非”之感。因而有“旧江山浑是新愁”的深沉感慨。“旧江山”一语包含甚广——不仅指南楼及在南楼上所见的景象,也包含整个的宋氏江山。正因为想到大宋偏居江南,再想到自己报国无门,更想到自己日渐衰残,因之旧愁加上新愁,新愁覆盖旧愁。江山是旧的,而愁是新的。这就有了对比的意味。然而这新愁岂止是新愁呢,还包括旧恨呢。
末尾三句“欲买桂花同载酒,终不似,少年游。”八月桂花香,中秋节饮桂花酒也是习俗之一。作者“欲”买桂花酒与朋友们同游痛饮,以酒浇愁。但是,一切都不一样了。所谓时过境迁,不仅作者自己年老了,心境也改变了。那些旧游也和他一样。因而“终不似,少年游”就有了无限的沧桑感。这是中年的沧桑,这是真正的沧桑。人到中年,知交零落,孤独心绪,油然生起。何况,刘过的心绪,又不仅仅是感慨于知交的零落,不仅仅感慨于自己抱负的凋零,更有国事的危迫,此种沧桑,就超越了一己之身,有了阔大的意味。在无限哀愁与无限沧桑中,有了更加深沉的况味。
清代李佳《左庵词话》论刘过的这首词说:“轻圆柔脆,小令中工品。”总觉得他说的轻巧了。此词的确写的好,的确是“小令中工品”;但它的好不在“轻圆柔脆”,而是在情景的描绘与情感的抒发的完美结合,表达了作者重游南楼的凄凉感伤,那种中年的沧桑感,是直逼人心的。
 
 
 
杨天松
201110
转载请注明本博客
分享到:

上一篇:自考大学语文作文指导

下一篇:2006年10月幼儿文学试题

评论 (1条) 发表评论

  • Anniewh 王紅
    Anniewh 王紅 : 很久没来看您的博文了。在香港过了人生的两轮了,也正该是“沧桑'之年龄段了。或许,因在港太忙于教务(现在要义务负责以前不用做的行政),又要忙于回京探望老母亲,所以,连“沧桑'的时间都抽不出来了。

    2012-06-10 10:35

发表评论
验证码